深圳市社科院院长乐正:要像扶持中小企业一样扶持山寨

“石头”的重量决定其所激起波浪的大小。

2月23日,在深圳市四届人大六次会议开幕式上,深圳市长许宗衡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规范引导‘山寨’产品提升品牌,转型升级,走模仿开发创新的路径”。

“山寨”二字首次进入政府工作报告,旋即让几年来关于山寨不曾休止的争论,再次升温。

有研究深圳电子产品的专家形象地对本报记者表示,站在深圳华强北的人流中,随便拉出几个人,就能找到一个山寨产品的使用者;用手一划,就能指出几个山寨产品的生产厂家。

3月2日,“山寨”还是退出了这份政府工作报告,取而代之的修订是“品牌效应低的初级创新产品”。而政府对此的态度也表述成:“规范引导品牌效应低的初级创新产品生产企业转型升级,提升品牌,自主研发。”

一进一退,何处寻端倪?

“山寨产业并不是假冒伪劣的代名词。”3月12日,深圳市政协常委、市社科院院长乐正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认为,虽然山寨产品良莠不齐、鱼龙混杂,但相当一部分山寨产品的核心技术是合法引进,同时在附加功能上有自主创新的东西,模仿和假冒并不是一个概念。在今年的深圳市“两会”上,支持“山寨”写入政府工作报告的乐正,专门提出了一份《关于引导“山寨产业”战略转型的提案》。

在乐正看来,深圳市政府工作报告中的“山寨”进退,其实也显示出目前相关政府部门在对待“山寨”问题上的两难——它一方面是当前的产业存在,另一方面又带来监管难题和自主创新非议。

更关键的追问则是,在两难选择中,政府如何取向,才能更加有所作为?

“山寨”进退

《21世纪》:在一般人印象中,“山寨”是草根,某种程度上甚至经常与假冒伪劣挂钩,难登大雅之堂。今年,这两个字为什么会进入深圳市政府工作报告?

乐正:首先,我认为:“山寨”是初级创新产品,国内不少知名品牌都是靠“山寨”模式起家的,对山寨产品应该一分为二,不能一棒子打倒。

深圳市2009年政府工作报告在写作的过程中,多次征求意见。许市长(许宗衡)到市政协征求意见时,我就提出要重视山寨产业发展,政府工作报告不能避开山寨不谈。

另外,据我了解,以前深圳市政府就山寨产业也征求过很多人的意见,开了多次调研会,最终将“山寨”二字写入了政府工作报告,这也表明政府对“山寨”产业开始重视。

《21世纪》:但在深圳“两会”期间,包括深圳市人大代表、副市长闫小培在内的一些人士表示,建议市长去掉“山寨”二字。事实上,修改后的政府工作报告也没有“山寨”字样的出现。在此过程中,出现了哪些方面的博弈?

乐正:修改后的报告也不是把山寨删除了,而是采取了一个折中的办法,用“品牌效应低的初级创新产品”替代“山寨”,事实上,初级创新产品也是我提出的替换概念。

据我了解,有深圳市人大代表提出,“山寨”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可能涉及侵权,而将这个词语纳入政府工作报告,感觉政府似乎认可了这种侵权行为,容易让别人解读成政府公开支持抄袭剽窃,因此建议删除。

除了这一词语,有关引导“山寨”产品走模仿创新之路的表述,也被认为不妥,说参考可以,但是不能说模仿。

后来,深圳市副市长许勤在介绍采纳代表建议对政府工作报告做出的修改时表示,修改稿将原文中“规范引导山寨产品提升品牌,转型升级,走模仿开发创新的路径”这一句全部删除。

但是在就该报告征求参加主席团会议代表的意见时,深圳市政协主席王顺生又表示,山寨产品是草根经济,是民营经济中存在的一种现象,这在深圳也存在。山寨产品有模仿才能入流,然后再创新,与其删除“山寨”,不如修改为规范引导民营企业对其产品进行品牌提升。

我也认为,在技术创新上,本来就包括原始创新、集成创新、消化吸收再创新,所以不能取消。后来对“山寨”句的修改意见基本趋向一致:即“山寨”一词换个说法,保留“规范引导”的意思。

地方政府两难

《21世纪》:也就是说,只是对“山寨”的称谓作了替换,但规范引导的态度没有变。那么,你认为,作为全国唯一的创新型试点城市的深圳,来规范引导“山寨”,这两者之间有没有冲突?

乐正:谁说山寨产品没有创新?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山寨产品的创新,引导并促进了品牌产品的创新潮流和效率。

山寨产品是草根市场的小品牌,是国际品牌超级利润的终结者,是中国电子消费大众化的推动者,是电子产品进口替代的生力军,是中国电子产品技术创新的推进器。谁敢说在这些山寨企业里,将来不会再冒出来一两个“中兴、华为”呢?

《21世纪》:但是,山寨产品中存在的一些问题是不是同样也不可回避,比如,产品质量、侵权嫌疑等?

乐正:这正是深圳市政府工作报告中说要规范和引导的原因,即将那些存在侵权问题的山寨企业引导到合法的道路上,走自主创新之路。如果山寨产品合法了,也就不存在侵权等问题,更不存在鼓励假冒伪劣的担忧。

之所以强调山寨产业,其实也是因为政府过于关注特大型龙头企业,对这些草根的中小企业关注不够。在目前的经济形势下,应该给予中小企业各种政策支持和鼓励,引导他们做大做强。

《21世纪》:深圳市政府工作报告是把山寨换了个称谓,是不是也从侧面反映出政府对待山寨产业的两难态度?

乐正:不可否认,山寨企业存在偷漏税的情况,可以说对深圳的财政收入贡献甚微。但是从产业结构的角度来看,前两年,深圳经济中外贸依存度曾高达330%,为打破深圳经济对外贸出口的过度依赖,深圳也应当引导扶持山寨企业,未来电子信息产业以出口导向转为出口与进口替代并重,并以进口替代拓展国内市场,打破“洋品牌”一统天下的局面。而要推动进口替代决定了政府必须扶持“山寨”产品,因为山寨产品的用户主要为国内的中低层消费者。

从模仿创新到整合创新

《21世纪》:面对这种两难,你认为政府应该如何在政策上和管理上加以创新?

乐正:首先,政府要做并且是必须要做的是对山寨产品严格进行质量把关。

在这个基础之上,政府应对不同类型的“山寨”产品区别对待,分类管理。在严厉打击假冒伪劣产品,保护品牌知识产权,规范市场秩序的同时,优选一批初具创新能力,已形成一定经营规模,拥有一定市场竞争力和较大发展潜力的“山寨”企业,在融资等方面加以重点扶持,甚至可以让其享受部分高新技术产业的资金扶持政策。

同时,政府要支持“山寨产业”培育和经营自有品牌,加大对有关企业拓展国内市场的扶持力度。

《21世纪》:也就是说,在规范的基础上进行扶持?

乐正:深圳在建设全球电子信息产业基地的过程中,应当对深圳的“山寨产业”给予积极的引导与支持,给其一定的生存空间和转型时间,通过鼓励政策,引导其逐步实现战略转型,走上自主创新的健康发展轨道。

应该像扶持中小企业一样去扶持山寨企业,建议政府设立公共技术平台,配备专门的研发人员。针对山寨企业融资困难的问题,予以贷款方面的支持。同时大力促销,组织下乡产品,在国内定期召开深圳电子产品展销订货会,在场地租金方面给予减免。

《21世纪》:你认为,在具体操作上,从山寨到初级创新,还可以做哪些尝试?

乐正:如果说“模仿创新”是“山寨”产业起步时的制胜法宝,那么,“整合创新”才是未来“山寨”产业实现可持续健康发展的必由之路。政府应鼓励由知名品牌、电信移动运营商或大型电子商城牵头、广大中小“山寨”企业积极参与的产业策略联盟,鼓励其通过资源整合为消费者提供完整的售前、售中、售后服务,进而实现“商业模式的创新”,共同做大深圳的消费电子产品市场规模。

我建议政府建立由政府资助、由行业龙头牵头组建的产业链合作联盟、市场合作联盟以及研发合作联盟。这无疑是“山寨”企业实现战略转型的一条现实路径。

2008年底,威盛电子联合微软在深圳宣布成立“开放式超移动产业策略联盟”,有效整合了笔记本电脑产业链条中分散的资源,以期实现对市场需求的快速反应。这种模式与联发科的“山寨”手机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被称为“山寨”笔记本。

我们也注意到,金立的研发部门不仅为金立提供手机设计方案,而且也向其他竞争品牌提供方案,事实上与其他手机厂商结成了松散的研发联盟。政府应鼓励相关行业的龙头企业与业内中小型山寨企业结成正式的产业策略联盟,支持行业龙头牵头组建市场化技术服务平台,为业内中小企业提供产品开发、技术咨询、成果推广、科技培训、专利代理申请等全方位综合性技术服务。

同时也要发挥行业组织作用,支持“山寨”企业组建行业共享的公共技术平台。

一句话,政府要鼓励支持山寨企业在附加功能方面增加创新含量,利用价格方面的优势,支持他们培育自己的品牌,同时利用性价比高、技术更新快的优势,与“洋品牌”抢占国内市场。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