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联发科到威盛:山寨推手的更迭与扬弃

山寨机,草莽出身,挑战正统,骨子里流淌着狼性之血。

从最初在床板上组装的DVD、MP3,到如今拥有包括手机、上网本、数码相机、平板电视等在内的庞大阵容,山寨机群体正迅猛且肆意地生长着——迅速拉低的技术门槛、快速整合的生产资源、疯狂涌入的产业游资,构建了这条独特且高效的价值链。

一位山寨手机人士毫不讳言,尽管山寨手机几年来的兴盛是多种因素汇聚的产物,但联发科的“稳定而廉价”的手机解决方案是不可或缺的上游支撑和基础,是山寨手机的“技术推手”,正是其推动了蚂蚁雄兵式的下游企业,在门槛大大降低的情况下,涌入这个产业。

继联发科被外界封为“山寨机之父”后,威盛亦正试图在PC行业扮演这样的推手角色。

威盛:另一个山寨推手

去年10月底,威盛联手微软和数十家下游厂商宣布成立“开放式超移动产业策略联盟”(GMB联盟,Global Mobility Bazaar)。联盟发起人威盛和微软将一起为加入联盟的下游合作伙伴,提供基于低功耗硬件平台和Windows操作系统的整套超移动解决方案。

据GMB联盟主席、威盛电子CPU平台事业部亚太区业务副总经理黄義家透露,该联盟首批加盟的15家下游厂商包括清华同方、E-Lead、YiLi、长城、CZC以及配件生产制造合作伙伴,如SanDisk和AMI等。

3月13日,黄義家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威盛将于3月17日在深圳召开“威盛 GMB 联盟科技论坛”,届时将有AMI、群创、ITE科技、PQI、SanDisk、TD Hi-Tech等关键零组件厂商正式加入联盟产业链。

威盛电子发起开放式移动平台产业战略联盟后,业界一片哗然,甚至被冠以威盛要做“山寨本”,认为威盛电子将会模仿山寨手机的做法,成为下一个联发科。

对此,黄義家表示,威盛在联盟中扮演的角色和联发科之于山寨手机厂的角色的确非常类似,都是提供上游的平台解决方案,将硬件平台中所需的所有硬件产品整合起来,打包提供给下游终端厂商,而终端商在外观上可以多种多样,走差异化路线,但其实内核平台都是相同的。

“随着迷你笔记本电脑的强势发展,GMB联盟引起了已加入和正准备进入该市场公司的广泛兴趣。”黄義家表示,GMB联盟的登记合作伙伴已达200家,联盟至今已推出50个迷你笔记本电脑设计方案,预计2009年第一季度末还将有50个新的参考设计方案推出。

“借助联盟的产业链整合优势,预计可将新品上市周期缩短至3-4个月,产品价格下拉到1500元内。”黄義家说。

“山寨是PC厂商必经的一个过程,未来山寨本如果获得产业链支持和引导,将不会冲击品牌电脑,而是会像联发科那样创造出一个新增的消费电子市场。”黄義家指出,回首台湾地区厂商的发展过程,其中大多也都经历了制造、模仿、设计、创新等几个阶段,目前大陆厂商还处在制造和模仿阶段,这个阶段可能还将持续一年左右。

“威盛联合微软等数十家产业链上下游厂商,成立GMB联盟,是希望传统产业链不止是停留在白牌定制阶段,而是通过有效的产业资源合作,能够帮到更多下游厂商加快从模仿到创新的转型。”黄義家表示,目前市场上出现的山寨笔记本大致分为四类产品:厂商推出的挂牌产品、随意贴牌的山寨机、抄袭品牌的仿冒机,以及二手翻新机。

扬弃山寨手机模式

“联发科创造山寨手机市场的经验与渠道可以借鉴,但GMB联盟在产品质量、供应链成本、后台服务等各个环节力量都强大得多。”黄義家强调,GMB联盟不会任由山寨手机市场无序竞争,其愿景是帮助更多产业链底层企业实现升级,并促进市场有序发展。

黄義家指出,山寨机因其功能全面、价格低廉、延伸性强在手机行业颇有建树,产品直接逼正规军,但生产工艺粗糙、质量没保证、售后服务差,却成为其持续发展中最大的不确定因素。而出现这种情况最根本的原因正是因为其山寨模式,各个环节还处于零散状态。

在其看来,由于在山寨手机产业链中,下游厂商完全不受其制约,分别从不同的设计公司获取模具,同时找不同的代工厂商进行生产。这就导致了一个情况,生产环节和服务环节完全没有契约的保障,从而也就导致了产品缺乏品质的保障。

而GMB联盟的成立却与此有着很大的差别:威盛聚合上游合作伙伴,提供包括处理器、芯片组、硬盘在内的硬件平台以及微软的正版操作系统,再通过联盟中的一线OEM厂商负责代工加工,这便在生产环节解决了质量上的问题。

此外,由于联盟也将销售渠道纳入其中,这也保证了因为销售环节而导致的售后服务问题。同时,该联盟正积极和合作伙伴商讨售后服务事宜,着手引进第三方服务商,尝试建立为联盟生产的产品系统提供售后服务的模式。

“山寨在中国大行其道有其土壤和环境。”一位身处深圳的山寨笔记本商家小白给记者归纳了三点:其一,中国的整体消费水平还不高,山寨产品的优势是价格便宜功能齐全,从价格上就很容易让大部分消费者接受;其二,山寨厂家在经历了山寨手机的疯狂后,已经积累了很多的经验跟资金,有山寨手机的成功榜样在前,后来者都期望期复制山寨手机的辉煌;其三,山寨手机时代有联发科,到了山寨本有威盛的设计方案,生产技术门槛迅速降低。

“山寨只是初期现象”

“这或许是中国PC产业的一次机遇,上网本开辟了一个新的战场,让很多后来者可以在这里攻城略地。”万利达董事长吴惠天表示,在华硕超便携笔记本Eee PC热销之后,不但笔记本厂商不断跟进,不少传统数码、家电甚至是手机厂商也纷纷加入。

黄義家也认为,伴随一、二级市场的饱和,三、四级城市快速发展,低价已成为区域市场上的最大的杀手锏,而超便携笔记本电脑所具有的制造工艺简便、产品功能简单化等特点,都为其带来了难得的市场商机。

“无论是诸如七喜、长城这些二三线品牌,还是云集在深圳的山寨厂商,GMB联盟为他们提供的是打破英特尔供货垄断,实现产业资源共享的机会,也是一次借上网本热潮拉近与国内外一线品牌差距的机会。”黄義家表示。

“ATOM(凌动)处理器帮助英特尔占据了87.4%的移动市场份额,能否获得足够的ATOM处理器供货,对于各厂商抢占市场可谓至关重要。”长城电脑一位采购经理对记者表示,由于英特尔担心上网本的热卖,影响中高端笔记本的销量,从而对其毛利较高的迅驰2芯片销量造成影响,业内一直盛传英特尔在有意控制ATOM处理器的产量。

换句话说,英特尔在芯片市场上的垄断地位,掐住了国内众多二三线品牌商的脖子,同时也客观助力了山寨本在市场上的蔓延。

“‘山寨’只是产业发展过程中的初期现象,随着科技的发展,IT的外延越来越宽泛,很多新进厂商之前根本就没做过这块,一部手机只有不到200个零件,而上网本要超过1000个零件,先期进来当然是要学习模仿。”黄義家认为,从模仿到设计,这一阶段需要时间,也需要产业链的扶持引导,未来通过优胜劣汰,会有人从山寨模仿转型到创新设计上来,当然也会有人消失在市场竞争中。

“有能力的山寨厂能壮大起来,最终会改变模仿拥有自主创新的品牌,但也有很多默默无名的山寨厂会在竞争中倒下。”对于山寨机的未来,小白也认同市场优胜劣汰,“无论如何,山寨PC机的出现必然会引发一次换血,正如山寨手机的出现,使得波导、夏新等一批企业落伍,山寨笔记本的出现或许将加速国内PC行业的优胜劣汰,一些无法适应剧烈竞争的企业将走下历史舞台,取而代之的是那些具备‘山寨精神’的新生企业。”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